以青春向世界提問

已更新:3月 22


2018冬季 NO.55 口述 = 鄭宇迪 / 高中部教師 整理 = 鄒岱妮

也許是因為青春曾經困頓,蒼白的信仰曾經破滅,虛無霧霾曾經瀰漫心靈,在生命逃無可逃之處逼得他無從轉身,必須學會一肩扛起自己,宇迪認為,每位年輕學子,都要有機會向造物無垠投石問路,打破自我的硬殼,向世界坦露生命。 在困頓中安身,拋擲一個與未來聯結的錨


我認為專題是年輕人「以青春向世界提問」的一種方式。到了高中,他們開始對自己是誰、世界的樣貌、他們要以什麼方式進入這個世界有了看法。有過這樣的提問,和沒有這樣的提問,是兩種不一樣的人生。我們花了一整年的時間來準備專題,即使過程中換題目換老師都不要緊,後悔做錯也無所謂。年輕人需要透過各種方式去逼近自己,發現自己真正所欲所愛。當然,他們可能轉了一圈發現這不是自己想要的,或是因為達不到自己的期望而挫折,但這些都無妨。挫折是生命的禮物。


我們的學生在華德福教育的朦朧美好氛圍下長大,每個人都珍視他,每個學生都是世界的中心。但外頭的世界不是這樣,當他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時,他能夠忍受這一切嗎?「我的立足點在哪裡?」—尋找自己的位置,不會突然有答案,是嘗試和挫折幫助他們落地,慢慢找到立足之處。


華德福在學習的早期階段盡量避免競爭,是因為我們希望能夠保存學習的火苗,不在學習早期階段就讓挫折扼殺了動機和未來可能的發展,即便在日後不是頂尖,一樣也可以熱愛他所熱愛的。但是在沒有能力分班的狀況之下,我仍然希望年輕人到了這個階段除了發展所長,也能夠和其他的年輕人匹比;藝術性的和藝術性的,科學的和科學的。也就是,除了描述性的

東西之外,我們也有規範性的期望。不要忘了,華德福學校幾乎是全台灣提供最多親職投資的環境,所以我們自然應該將自己的期望拉高。高期望不是為了彌補大人的失落,而是為了慢慢拉高孩子的手眼。慈心有很優秀的畢業生,這是應該的,因為慈心有最認真的家長啊!他們自然可以有更高的標準。


這次專題有幾位年輕人試著問了比較大的題目。像是林婕穎的〈英語憑什麼〉,他詢問是英語推動全球化還是全球化推動英語?或是鄭質的〈十六歲,我遇見一個死刑犯〉很認真地接觸司改會,透過司改會進入廢死聯盟,然後去發現整個司法運作 的 方 法; 或 是 張 原 榕, 他 的 主題是如何快樂學習,但更深層的關懷與使命則是Teach for Taiwan 的劉安婷,也就是我們

如何配置我們的教育資源。這都是年輕人嘗試去觸及探問這個世界的方式。不容易,可能最後還是做不到自己原先設定的目標,但沒有關係。在他們這個年紀會去關心這樣的議題已經是很棒的了。


每一屆都有學生做行動研究,年輕人把關懷環境的初心直接化為行動,而專題就是一連串的行動和修正。這一類專題一時半刻不會有結果,但成就的是這個年輕人一輩子的行動與關懷。這和我們這一代以及上一代非常不同。因為社會的開放性不同,上一代的年輕人不被鼓勵投入行動,我們常用遠距離的觀看來理解社會,知識分子們也被允許待在象牙塔中,不需要出來接觸真實的世界。現在的年輕人比我們勇於投入,他們不懼於與世界產生關聯。


走遠一點才能看見自己


自我不是一個懸空固定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