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

已更新:5月 11


109 秋季刊 NO.61 撰文=陳春儒 / 慈心國中部第三屆/ 慈心高中部第一屆 畢業生


「九加三年」——這是我作為學生待在慈心的時間。十二年說長,卻如飛梭;說短,卻已是人生的一半。


小一進入慈心就讀、九年級畢業,這九年期間遇到許多為我的生命注入無數珍貴事物的老師,然而,我認為真正促使我「看見」華德福教育以及起心動念回到慈心當老師的,都是因為有了高中三加一年的經驗。


之所以說是「三加一」,是因為在九年級畢業之後,我先進入體制內的高中讀了一年,這是因為慈心當時並沒有高中部。


在體制內高中就讀的那一年,我體驗到了許多「文化衝擊」。


進到體制內學校,想當然耳會有許多在慈心不曾體會到的課業壓力,堆積如山的課本、參考書,以及彷彿沒有盡頭的小考、段考、模擬考——這些都是事前就已經有預想到的,然而更讓我感到衝擊的是如何看待學習這件事。


當時我因緣際會進入那所高中的實驗班就讀,在那一年間,我一再聽到那句老掉牙的「你們作為學生的本分就是好好念書、考上好學校,其他事情等到上了大學再想」,以及許多次段考過後全班被老師指責考得不理想、不如普通班,這些事情都一再告訴我,對這所學校而言,學習與考試成績是畫上等號的。


其中最令我感到衝擊的,是某次一個同學被導師攔下來詢問他最近過得好不好的事件,導師之所以如此詢問,是因為這位同學的考試成績並不理想,即便至今我仍對這件事感到很困惑,為什麼判斷一個人好不好、需不需要關心的基準不是來自於你和這個人的相處、對他真實的觀察,而是基於幾張考卷上呈現出來的幾個數字?


說到就讀體制外學校,從小到大最常聽到的一類問題便是「體制外的學生遲早要回到體制內的社會,所以體制外的學生到底能不能適應體制?體制外的學生到底有沒有『競爭力』?」


連我自己在剛進入體制內高中時也曾經被導師關心過適應得如何,不過在那之後或許是因為我的成績保持得不錯,所以就沒有再被這樣關心過了。


所以難道一個人的身心狀態是取決於學習成績嗎?


教育難道是把人跟真實世界隔開來,只要專心把該背的單字背起來、該算的數學題目搞懂這樣而已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