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社群,成就共好---訪綠光樓建築師陳尚鋒

已更新:3月 30


108 春夏特看刊 NO.60 撰文=鄒岱妮 攝影=歐震海 陳文欽


走進陳尚鋒建築師事務所之前,我假想將進入一棟精緻先進的建築,裏頭擺了幾把名師木椅,也許某個角落訴說無以名狀的wabi-sabi感,或是某個窗洞框住前方山水畫,也許色塊配置是建築師暗暗向某位大師致敬的密碼。很遺憾地並沒有。那是一個沒有大師聯名椅、沒有清水模、沒有刻意營造的瀟灑、沒有大窗假牆、有點簡陋的民宅。一樓有一張ikea大木桌作為夥伴齊聚討論之用,往裡走是長輩和式房、屋主加蓋的廚房和廁所。二樓以上的小房間,依舊保持民宅的格局,拾級而上,二樓三樓各對開兩房,為了阻擋冷氣溢出,每個房門口都掛了一張吸鐵式紗窗,房裡塞滿了桌椅和檔案,還有許多辛勤疲憊的青年設計者各自工作著。房裏唯一的裝飾品,是沿著樓梯牆壁貼掛的,春節時設計夥伴們寫的春聯。


「台北來的建築師,來自設計北投圖書館的九典建築師事務所」——我曾聽過社群朋友這樣介紹他,談論裡有期待、興奮,也有一絲焦慮。大建案、大預算,風風火火的建築實驗,適合慈心這種每一分錢都是荒地生花的家校模式嗎?


有時候你得親自摸過這個人的靈魂,探索過他治學的方式,或者至少,走一趟他工作的地點,才知道自己的假想成立與否。


建築師本人沒有炫奇的語言或姿態,鑽研綠建築(建築物理環境)、師承歐洲社會主義與生態主義的尚鋒,比較像是一個謙和的朋友、敬業的、社會公義導向的工作者。兩次訪談,他最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是——我只是一個服務者;藝術作品的落款必須鮮明,作者永遠是重要的,而建築師以他們的手琢磨業主的個性與生活,並透過建築這個容器,支持每個個體的獨特性,在建築完成後,設計者便躬身退出。


我曾問尚鋒: 建築師有點像織襪子的老嬤嬤,為孫子織出最合腳的那雙襪子,依這個比喻,他如何琢磨慈心的形,塑造我們的體呢?


我們不是要蓋一個華麗的殼,而是一個讓孩子穿梭呼吸其中的校舍----綠光樓累積了過去十年的經驗,是第一棟完全由本土建築師規劃設計的人智學建築。為了理解人智學的建築觀點,尚鋒自費赴德國實地觀察,並著手翻譯典籍,對研究綠建築的他來說,人智學的概念是全新的,但又和綠建築強調永續、生態的觀念相符,進一步說,人智學建築強調靈性的概念,深化了建築中形隨機能中的意義。相對於現代主義建築的「形隨機能」揚棄繁複線條,主張功能引導形式的看法,我們反思機能的本質,會發現機能包含地域文化、人際關係、自然與生態永續,功能必須反映這塊土地的生態,以及使用者的生命觀點,而追求美的原始驅力也是機能的本質之一,尤其對學校建築而言,美即是教育目的。


人智學主張讓學生浸潤於美的環境中。孩子對美的感受,不僅源於課堂,也來自看得見的建築和隱形的空間氛圍。因此我們可以理解,華德福校舍有機的幾何形建築,既是形式也是機能,情感更是機能的一部分,每一部分的「用」都有背後的意義,而這些意義無論是多麼實用觀點的,都不能偏離美的基礎。蓋一棟華德福的校舍,意味著設計者必須提出更本質性的探問,而屬於設計者個人的語彙與形式,就微不足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