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德福木工教育的在地行動


2019 冬季刊 NO.59 撰文整理=陳佩珊/ 人智學教育基金會副執行長


木工課程在學校教育意義為何?華德福教育的木工課程,如何從著重孩子發展,對應到教學?

華德福學校的木工課都上些什麼?木工教育如何與孩子的成長連結,如何呼應我們的內在?


我們期待以工藝課程讓孩子在生活情境中,真實體驗每一種手工藝活動;木工課背後所連結自

然使用木材與就地取材的 Green●Woodwork 手作精神,孩子能學習到對森林的知識面、在地連結的文化面,以及木工藝術技術層面。在課程中感受自然的材質與動手做的價值,發掘對工藝的興趣,甚至有啟發手作天賦與建立自信等種種可能。


與「永松教具行」的初次邂逅


在十月初的某日早晨,我與東育老師、瑞誠老師、奕叡老師、易霖主任、婉莉會長與家長木工班介成等人與一位慈心家長基鴻相遇在他父親身後留下的「永松教具行」木材廠,一行人如此夢幻地對話著。


基鴻:「這是以前的古厝,是我爸他們這一房的位子,後來大家都搬走了,我爸把他改成工廠,以做黑板為主,也製作以前國小教室的風琴,我爸就是做跟學校相關的東西。大約在二十年前很多教室裝修,所以這裡很多老木頭,有些是做黑板的,有些是拆掉的東西。這裡也有宜蘭農專,現在宜蘭大學,農專也滿有歷史,九十幾年老學校,有些日治時代留下的校舍、窗框等等。這工廠大概已經封存七、八年,我爸退休就沒有再做了,所以工具都留在這裡。當時我爸爸就常用舊的材料再活化與應用。」主人基鴻的初心是:木工廠裡有很多東西,若學校有需要都可以拿去再生使用。


東育老師:「以再生藝術的角度,這是很好的教材。基鴻的父親是從事黑板製作,與製作學校

教育有關的教具,見證了台灣學校發展過程。我們可以思考,以前人為什麼會囤放這麼多東西,自己又用不到,會囤積的心情是什麼?跟現在的人有東西就丟,是很大的差別,再來就是這些幾乎都是很好的木頭、國寶級的木頭,像檜木、一些頂級的木頭,這些木頭如透過人的雙手,把它們重新創造,孩子看到的是以前的物品再造後的活絡,21 世紀的資源再造是很好的教育觀念。我們如何延續這些木材與機具的生命,把教育性、文化性的資產保留,在社會公民意識層面呈現華德福教育的樣貌。」


易霖主任:「我剛剛跟兩位阿嬤和一位阿公問路,他們就說『阿就做黑板的那個啊!是不是

那個?』、『宜蘭做黑板的那個。』我認為黑板很有感!感覺對了!大家想想『黑板』和『黑

板畫』在華德福教育裡的角色,這真的有可以發展的很多可能。」